点击关闭

金额采购-银禧科技不含税的采购金额约17.01亿元-延安新闻网

  • 时间:

四川垃圾分类立法

天眼查顯示,小牛電子商務公司是2017年6月30日才剛剛成立,其在2018年7月27日該公司才將經營範圍新增了化工原料及產品銷售,這意味着此時該公司才剛開始銷售化工材料,而銀禧科技當年就從該公司大量採購了用於聚氯乙烯改性塑料生產原材料增塑劑,共計1372噸,其中投產1326噸,庫餘46噸。可蹊蹺的是,對此大客戶,銀禧科技2019年半年報卻未見其蹤影,按理說當年採購材料的97%已投產所余不多,2019年應再次大量採購並預付款項,然而預付款前五大中已無該公司,其中的原因是耐人尋味的。

可事實上,銀禧科技當年的經營性債務不增反降,2018年末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3.01億元合計金額較2017年末4.45億元減少了1.44億元,與理論新增1.61億元債務相差了3.05億元,也就是說,銀禧科技在2018年有3.05億元的採購金額沒有相關財務數據的支持。即使我們考慮到公司存在票據背書問題,即將營收中收到的票據用於採購,仍存在超過億元的偏差,很顯然,採購數據的真實性是令人生疑的。

然而事實上,銀禧科技2018年末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餘額為6.27億元,較2017年末9.2億元反而減少了2.94億元,這與理論應增加額之間相差了4.19億元,即意味着這一年有4.19億元含稅營收存在虛增嫌疑。

可事實上,2019年上半年末其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餘額合計有4.94億元,較期初減少了1.33億元。顯然這一結果與理論上應該新增的情況恰好相反,而在一增一減下,之間差額就高達2.27億元。也就是說,有2.27億元的含稅營收既沒有獲得現金的流入也沒有形成經營性債權,不排除有虛增的嫌疑。

總之,從上述訴訟糾紛和大股東各種違規受處分來看,上市公司在公司治理方面是存在很大隱患的。關於這一點,投資者是需要警惕的。

存貨數據失真從成本結轉來看,銀禧科技的採購金額是需要經歷生產、加工等一系列環節,最終實現銷售後將結轉至營業成本中,反之若未完成則需暫時在存貨項目中核算。

財報數據顯示,銀禧科技2018年預付賬款同比驟增93.68%,其中預付第一大供應商為蕪湖小牛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小牛電子」),預付金額達1532萬元,佔比為52%。讓人疑惑的是,銀禧科技從事的是高分子材料製造,可第一大供應商小牛電子商務主營卻是農用機械、工程建築機械等通用設備及五金、汽車配件等,與銀禧科技的主業並無過多關聯。

銀禧科技不僅併購踩雷,導致其連年虧損,並且補償款及多項應收款項也難以收回,陷入諸多訴訟糾紛中,討債之路十分艱辛。更為重要的是,其營收、採購數據還存在諸多疑點,數據真實性待考。

財報披露,銀禧科技2018年向前五大供應商採購了2.95億元(見表2),占採購總額的17.37%,由此可推算這年的採購總額為17.01億元,考慮到2018年增值稅自5月由17%下調至16%,月均估算后,其含稅採購金額約為19.79億元。按照財務勾稽原則,該部分應有同等規模現金流支出及相關經營性債務的支撐。

值得注意的是,興科電子2017年業績不達標並未引發銀禧科技對收購興科電子時產生的巨額商譽計提任何減值,直至2018年興科電子巨虧4.7億元后,才對此前收購產生的4.90億元商譽進行一次性全額計提減值。對於上市公司此次一次性計提減值的做法,深交所下發了問詢函要求公司給予解釋。公司在回復函中表示;「2017年年報雖然對興科電子科技的盈利下降作了合理預計,但2018年虧損的情況還是遠遠超出了原來的預計,特別是對相關資產計提了較大金額的減值準備,也是公司管理層與興科電子科技原股東於2017年末未能事先預計到的。」

《紅周刊》記者分析后發現,興科電子2017年突然業績驟降的原因與其踩雷樂視公司有關。2016年,興科電子前五大客戶集中率高達98.82%,其中第一大客戶為仁寶電子,而仁寶電子的最終客戶則為樂視公司,對其2016年1~9月銷售佔比高達70.52%,如此情況意味着仁寶電子的業績幾乎是依靠於樂視公司的採購。而正是這層關係的存在,隨着2017年樂視網資金鏈斷裂,興科電子也受到了明顯牽連,訂單被大幅削減,業績遭腰斬。

年報顯示,2018年至2019年上半年,因客戶拖欠應收款項,銀禧科技已與多家客商對簿公堂,涉及訴訟案件高達十余件,僅當前的訴訟案拖欠款項合計金額已達706.42萬元,多項案件尚未開庭,然而即便後期勝訴,款項能否順利收回還是未知數。例如,其對蕪湖翔麗模具塑膠有限公司的192.5萬元的賬款,法院最終判決其勝訴,但銀禧科技目前仍未收到款項,並在年報中披露稱款項無法收回,全額計提了壞賬準備。對於應收賬款的管理,銀禧科技稱主要通過「事前客戶資信分析、事中流程控制、事後跟蹤催收」的方法,但從目前的結果來看,銀禧科技顯然沒有做到。

資料顯示,興科電子是銀禧科技於2016年以10.85億元溢價近4倍的價格收購而來的。在當初收購,興科電子業績承諾方承諾,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分別實現扣非歸母凈利潤不低於2億元、2.4億元和2.9億元,合計不低於7.3億元,若其未能完成業績承諾,則交易對手將補償金額不超過本次交易對價即10.85億元。然而,在收購完成後,興科電子僅在2016年完成了2億元的業績承諾,而2017年業績承諾完成率僅有55.20%,2018年甚至直接由盈利轉為巨額虧損。

根據財務勾稽的原理,這個規模的含稅營業收入在財務報表中將體現為同等規模的現金流量流入和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等經營性債權的增減。

在此疑點下,《紅周刊》記者進一步從現金流支出及成本結轉的角度核查其採購金額,發現其存在上億元的勾稽差異。

近日,銀禧科技發佈了2019年半年報,不僅營收持續下滑,且扣非后歸母凈利潤也再次虧損,交出了一份較為慘淡的成績單。雖然企業經營業績的不佳可能與經濟大環境、行業景氣度有關,但銀禧科技財報中大量數據失真的情況顯然是讓人無法理解的,不僅營收與相關財務數據間存在上億元的差異涉嫌虛增的情況,且神秘供應商的消失,以及不合理的勾稽關係也指向公司採購數據或有不實的可能。與此同時,企業內部管理缺失、多次信披違規也均指向上市公司的財報數據是存在一定疑點的。

2018年,銀禧科技「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金額為18.32億元,剔除預付賬款增加額變動1413.77萬元后,與當期採購相關的支出金額達18.18億元,將其與採購金額勾稽差異1.61億元,則理論上將有1.61億元的採購款未支付應體現為經營性債務的增加。

2019年1~6月,銀禧科技實現營業收入7.58億元(如表1),考慮到當年境內收入增值稅稅率自2018年4月起由16%下調至13%,按月平均計算,2019上半年含稅營業收入金額約為8.67億元。

2019年上半年,銀禧科技「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金額為7.76億元,同時還需對衝掉預收賬款增加額269.87萬元,剔除后與營收相關的現金流為7.73億元。將其與含稅營收勾稽,則有9444.68萬元的含稅收入沒有獲得現金流入,理論上,這個差額部分需要體現為經營性債權的增加。

营收有虚增之疑

  除了公司治理上存在问题外,梳理银禧科技的财务数据,《红周刊》记者发现其营收数据上也是有虚增嫌疑的。

銀禧科技在回復中僅以「未預計到」這樣的理由搪塞,似乎是有些牽強的,要知道彼時樂視網資金鏈斷裂,經營陷入困境早已在資本市場上沸沸揚揚,眾人皆知了,而同時興科電子2017年業績已然出現斷崖式下滑的情況下,銀禧科技在2017年卻未計提任何減值,究其原因,很可能與上市公司擔心一旦大量計提商譽減值,則很可能對當年的業績造成重大負面影響有關。此外,銀禧科技所謂的「合理預估」與實際之間的差異又是否需要前期差錯調整,這一點,公司也予以迴避未談及。

同時,控股股東及上市公司還涉及信披違規遭到處分,誠信狀況堪憂。資料顯示,2019年4月,瑞晨投資因質押觸及平倉線被動減持未在首次賣出的15個交易日前進行預披露及被動減持觸發窗口期買賣股份的行為,收到深交所出具的通報批評處分。2019年5月,銀禧科技因年報實際利潤與業績快報預計凈利潤相比存在差異且未及時發佈業績快報更正公告,收到深交所出具的監管函。

2018年,銀禧科技不含稅的採購金額約17.01億元,同期其主營業務成本金額達19.66億元,銀禧科技披露了其中四大主業中原材料的耗用額,塑料行業、電氣機械和器材製造業-LED相關產品、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製造業-CNC金屬精密結構件、有色金屬冶鍊的原材料成本分別為14.02億元、9593.54萬元、1.24億元、518.33萬元,合計原材料成本為16.27億元,佔主營業務成本的比重達82.76%。將其與不含稅採購總額比較,相差了7405萬元,也就說明本期採購的材料尚未全部消耗,有部分仍滯留在存貨項目中,導致存貨相關項目的增加。

綜合核算后,2018年銀禧科技存貨項目中材料的減少額合計應為6090.45萬元,而這與理論應增加額7405萬元相比,相差了1.35億元。顯然,公司的採購金額與成本的結轉及存貨之間存在巨額勾稽差異並沒有實現平衡關係,真實性待考。

公司治理存在隱患除了併購踩雷導致銀禧科技不得不通過「業績大洗澡」方式將包袱拋棄,《紅周刊》記者還發現,因興科電子原大股東陳智勇拖欠業績補償款1.40億元,使得上市公司與其發生了訴訟糾紛。而除此之外,銀禧科技還因多項款項難以收回,也不得不與客戶發生訴訟糾紛。

除了銀禧科技與客商糾紛不斷,公司的股東也因借款及回購等事項被告上了法庭。資料顯示,2018年12月,實控人譚頌斌、周娟與上海浦東發展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蘇州分行金融借款合同糾紛存在訴訟,本次訴訟尚處於判決中。2019年3月,控股股東瑞晨投資、實控人譚頌斌、周娟與中原證券股份有限公司關於質押式證券回購存在訴訟,尚處於受理階段。2019年3月,控股股東瑞晨投資與東莞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因質押式證券回購事項存在了仲裁,目前,瑞晨投資所持有的上市公司396萬股股權已被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凍結。

既然2018年對商譽全額計提4.9億元的減值損失,已然意味着當年註定要虧損,銀禧科技乾脆在當年便將該計提的減值全部計提乾淨:計提壞賬損失2.46億元、可供出售金融資產3.25億元,固定資產減值損失1.2億元,無形資產減值損失3938.25萬元、存貨跌價準備2839.43萬元等,資產減值損失合計高達12.58億元。銀禧科技的如此做法是否合理是值得商榷的,而通過一次性大幅虧損,雖然導致短期業績難看,拖累了二級市場股價表現,讓二級市場上投資人受損,但此次大出血卻為公司後續的業績持續增長打下了低基數基礎。顯然,公司此舉不排除有「業績大洗澡」之嫌的。

采购数据不准确

  与营收虚增类似,银禧科技的采购方面同样是存在疑点的。

業績大洗澡銀禧科技最新披露的中報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7.58億元,同比下滑36.89%,扣非后歸母凈利潤錄得虧損1738.10萬元。對於虧損,銀禧科技將其歸咎於子公司興科電子的訂單急劇減少,大額虧損拖累了上市公司業績表現。

同樣,進一步分析銀禧科技2018年度的營收數據,可發現這一年營收也有虛增的情況。2018年財報顯示,公司當年實現營收22.63億元,其中境外收入7231.18萬元,該部分不考慮增值稅影響,考慮到當年增值稅自5月份由17%下調至16%,月均計算后含稅營收約為26.21億元。當期「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金額為24.95億元,扣除預收賬款減少額51.15萬元影響后與含稅營收勾稽差額為1.25億元,該部分應導致經營性債權的增加。

查看其存貨項目,其中原材料、周轉材料、包裝材料及委託加工物資合計金額達1.54億元,較上期相同項目減少了2562.31萬元。考慮到在生產、加工過程中存在原材料的領用,因此庫存商品、在產品、發出商品中也存在部分原材料,2018年三項合計金額達1.92億元,較2017年同期相同項目減少了4263.10萬元。因銀禧科技並未披露該部分原材料佔比的情況,倘若採用2018年原材料佔主營業務成本的比重82.76%這一比例估算,則該部分減少額中原材料的金額約3528.14萬元。

今日关键词:孙骁骁方否认欺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