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快3玩法-uu快3-北京时间新闻
点击关闭

市场企业-2018 年以来信用债违约趋于常态化-北京时间新闻

  • 时间:

爱立信被罚74亿元

信貸分配效率能否提高,意味着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融資困難能否得到進一步解決。在王一看來,未來企業債發行數量將會有所增加的預期主要就是來源於兩方面。一方面,要建立一整套的評估標準;另一方面則是把ABS 納入企業債券指標。

2005年~2008年,信用債市場處於起步階段,直到2009年,才開始擴容明顯加速,迄今已10年的時間,信用債市場存量規模也從當初的3萬億飆到如今的30萬億。

「實際上,從我們的感受上來講,現在的信用風險已經明顯分成投資級和投機級,中間有一道巨大的鴻溝,投資級的利差和可接受度跟投機級天差地別。以前我們更熟悉斜向上的信用利差曲線,現在基本是斷層的,下面是投資級,上面是投機級。並且,我認為信用利差維持在偏高位置還會持續一段蠻長的時間,當然,這對長期債券市場發展來說也是必經的過程。」上海一位債基經理此前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這樣說。

事實上,2018 年以來信用債違約趨於常態化,2019 年至今信用債違約勢頭依然不減。民企債券的違約佔比依然居高不下。雖然 2018 年下半年以來寬信用政策持續出台,但是由於民企凈融資情況並未有明顯改善,加上民企自身資質偏弱,公司治理問題頻發,民企債券的違約依然佔據大頭。

「正是因為今年違約的債券單隻存量比較大,很多是AAA品種,所以,也導致了今年的債券違約對基金、保險、銀行等大機構傷害要更大一些。」代宇說,事實上在2016年、2017年的實體經濟供給側改革以及2017年、2018年金融機構結構化梳理和改革之後,遲早會觸動債券市場的違約出現,市場要自然出清,否則永遠沒有辦法進行下去。

興業證券分析師黃偉平認為,由於信用債違約趨於常態化,在當前信用分層的背景下,國內的高收益債市場逐步形成,但國內缺乏具有該類型風險偏好的資金,而隨着進入低利率的環境之中,信用債收益率將分化加大,高收益債的發展也會是大方向,無論是規模還是結構都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銀行表外融資路徑的替代者但無論如何,作為資本市場中除股票以外的另一大直接融資機制,債券融資越來越成為企業轉變融資方式、破解融資難題、優化融資結構的重要途徑。

「今年是民企信用債發行最困難的一年。」在某信用債微信群中,多位業內人士發起了一場關於信用債違約的討論,其中,一位券商人士這樣寫道。

但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是,近年來信用債違約事件愈演愈烈,數據顯示:2018年,125隻債券違約,涉及金額達1209.61億元,今年,截至11月18日,違約債券數量達148隻,涉及金額1136.47億元。

10月18日,國內前三季度經濟數據出爐。製造業投資增長由2018年全年的9.5%下滑至2019年9月的2.5%,成為固定資產投資中最大的拖累項。

從2018年開始,銀行貸款增速強勁,表外信貸則進入負增長區間,與此同時,企業債券融資增速回升。有觀點稱,過去6年來,表外信貸和企業債券融資呈現出一定的替代效應。

在2005年以前,中國信用債主要是企業債,但基本都是由國有大型銀行擔保的,違約風險很低,信用特徵不明顯。2005年,完全依賴發行人自身信用償還的無擔保短期融資券問世,為真正的中國信用債市場拉開序幕。

然而,在改革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里,中小企業由於難以直接從銀行獲得貸款,由此高度依賴表外信貸。現如今,一方面,表外信貸剝落;另一方面,銀行貸款對中小企業的支持尚未全覆蓋,在這個「空檔的」過渡期,中小企業如果獲得低成本的信貸支持成為問題。

數據顯示,截至11月18日,違約債券數量達到148隻,涉及金額1136.47億元,而在2017年,違約債券僅34隻,涉及金額為312.49億元。

近年來,在內外部環境的影響下,信用風險頻發,信用分層更加嚴重,一級市場「好券搶不到、爛券沒人要」的現象越加突出,二級市場民企高收益債信用利差維持在歷史高位。

尤其是近年來,隨着銀行這個最大的信用中介自身結構化梳理和改革,表外信貸已在不斷縮水,取而代之的,則是銀行貸款。

「去年,違約的個券基本屬於行業比較偏冷門、存量小,或者評級低的品種,但今年,一個新的趨勢是,明星品種、存量較大的品種、甚至AAA的評級出現了違約,所以,今年的違約覆蓋面比去年更廣。」廣發基金固定收益管理總部債券投資部副總經理代宇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說。

「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表外信貸剝落的空檔期,中小企業面臨的困難,或是尚未獲得新的融資渠道,或是融資成本大幅攀升,最終都會對中小企業的投資意願帶來負面壓力。」王一提及。

投資與投機之間的信用分層隨着債券市場的發展成熟,存量規模也越來越大,品種日趨豐富,數據顯示,截至11月18日,信用債存續數量26410隻,票面總額30.88萬億元。

在間接融資無法在短時間有所蛻變的背景下,直接融資市場,尤其是發行債券,或將成為過渡期內中小企業的首要選擇。

從信用主體發債融資的角度來看,大、小企業分化也十分明顯,優資質、大企業的信用債融資能力更強。企業性質來看,地方國企和央企的信用債凈融資狀況明顯優於民企,民企凈融資持續為負;主體評級來看, AA+及以上評級的優質發行人的信用債凈融資狀況也優於AA-及以下評級的弱資質發行人。

不過,當中小企業越來越多地成為信用債市場增長的主力軍,市場更多關注在於信用風險是否增加。王一表示,「只要市場要建立起來,市場機制是健全的,對於中小企業而言,至少這也是一個融資的渠道,只不過,對於償還能力比較低的企業要付出更高的成本。」

「我預期,在2020年可發行企業債的企業數量會有所增加,其中會包括更大比例的中小企業,但也很可能包括部分房地產相關的企業。」近日,在瑞信中國投資論壇上,瑞信首席中國經濟師王一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說。

除了行業下行、公司盈利下滑、債務結構不合理、過度依賴外部融資、股權質押風險等因素導致信用債違約外,公司治理層面,包括控股權之爭、大股東掏空、管理層激進、對外違規擔保等引起的信用違約愈加頻發,更是有財務造假等造成違約的事件曝出。

今日关键词:C罗后悔离开皇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