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达的决策方式与其他投资公司的董事长似乎也不同-和平县新闻-开原新闻
点击关闭

上市经济-刘明达的决策方式与其他投资公司的董事长似乎也不同-开原新闻

  • 时间:

华为发布会

如何挑選標的?劉明達提出兩個標準,一是上市公司要有足夠高的壁壘,這要求公司在未來10年找不到強有力的競爭對手,且凈資產收益率(簡稱ROE)大於15%。二是上市公司擁有良好的現金流,具體指標是經營性現金流凈額長期高於凈利潤。《證券日報》記者按照這兩個指標對滬深兩市上市公司2018年報進行篩選,得到藍籌股約300家。

「老頑童」的氣息不僅停留在劉明達富有感染力的笑聲中,也隱現在大智若愚的投資方式上。劉明達早在1996年入市,卻在技術分析、內幕消息滿天飛的資本市場發展初期就構建起價值投資體系,尤其推崇寡頭公司的投資價值。2005年6月3日,他在滬深兩市交易價格排名前20名的公司中選出其中十隻股票組成「傻瓜投資組合」,選中了貴州茅台、雲南白藥、馬應龍等大牛股,至今為人稱道。

「要去發現供應鏈中的蝴蝶效應。」劉明達表示,行業的動向不僅反映在上市公司的庫存里,還反映在經銷商和消費者的倉庫里,只有對這些東西有足夠洞察,才能分辨行業周期的運轉。

「搶食」藍籌者眾,但在劉明達嚴苛的篩選標準下,真正的藍籌股並不多。

2015年,明達資產再次敏銳觀察到,茅台的預收款連續幾個季度持續改善。2015年底,茅台的預收款超過80億元,超過歷史最高水平70億元預收款。基於紮實的調研和論證,明達資產在貴州茅台股價底部買入,取得驚人的收益。

傻瓜投資組合劉明達已過不惑之年,但輪廓圓潤的臉龐讓他顯得年輕。談起投資,他更是如年輕人般情緒激昂、笑聲不絕,「證券投資老頑童」的稱號可謂名不虛傳。

早在2014年,劉明達就斷言藍籌股的稀缺性會越來越明顯,權重藍籌股則會享受一定的估值溢價。隨後三年的市場走勢驗證了劉明達的理論,2017年A股市場呈現二八效應;經歷2018年大跌后,2019年年初率先抬頭的也是藍籌股。

堅持這一原則,就需要與人性的貪婪做鬥爭。

2007年的牛市中,銀行股成為香餑餑,該板塊平均市盈率峰值達到43.18倍,給追捧消費股的價值投資派造成巨大的心理衝擊。「內心感到挫敗,在2007年的上漲中,很多錢沒有掙到。」但這一段經歷並未讓劉明達變得貪婪,時至今日他依然認為銀行股的高槓桿蘊含著高風險,但在合適的時機也不排除會做適當配置。

劉明達認為,目前的宏觀經濟環境決定藍籌稀缺的趨勢仍將繼續。

劉明達的辦公室獨有特色,與其他投資公司董事長的辦公室差異明顯,辦公桌上沒有電腦,一目了然,空蕩蕩的。「要讓自己孤獨,遠離喧鬧的聲音。」劉明達告訴記者,他已五年基本不看盤,不需要配備電腦。「作決策的時候,一個人在海邊不停地徘徊。」劉明達的決策方式與其他投資公司的董事長似乎也不同。

為尋找2008年熊市背後的邏輯,劉明達前往美國商學院學習宏觀經濟,感到豁然開朗。他告訴記者,此前明達資產只研究微觀,甚至只關注消費股產業鏈,視野太窄。補上宏觀這個短板之後,就可以在大周期的指導下投資,規避宏觀經濟運轉帶來的風險。

為了研究某養豬企業,劉明達曾聘請專業的顧問住進企業的種豬場。顧問需與豬朝夕相處,直接數母豬的產仔數量,與上市公司披露的數據進行比對。「我和公司也比較熟,再三要求下公司就答應讓我們進豬場。」劉明達也常常鼓勵研究員,「關心的公司哪能找不到人,在中國只要打三個電話,就能找到一個熟人。」

經歷多輪牛熊市的洗禮,劉明達的投資寶典里納入了宏觀經濟形勢研判、中觀的產業鏈研究和微觀的個股研究,在延續超強選股能力的同時也習得了預判風險的技巧。這家目前規模已超百億元的陽光私募在掌門人劉明達的帶領下,正嘗試走上新的台階。

「住進」豬場數母豬產仔數「這個行業的病是不喜歡知道真相,都喜歡互相問大家在炒什麼(熱點)。」談及求真的話題,劉明達神情變得嚴肅。在明達資產,可以用笨辦法調研,但不允許紙上談兵。

「宏觀和微觀結合,選擇好的公司,且持倉時間不偏離周期太遠,三年時間其價值一定會有相應的體現。」劉明達自信地說道。

「這就是價值投資,300塊錢買回來的,我在上面躺了十幾年,這個投入產出比是驚人的!」劉明達向《證券日報》記者說罷,眯着眼睛開懷大笑。

2013年由於基本面變化導致白酒板塊下跌,明達資產卻做到提前離場規避風險,其原因正是對行業周期的洞察。「我們觀測到當時整個行業在擴產,但是白酒的需求總量一直沒有明顯的變化,這個就是行業很大的一個泡沫。」劉明達向記者回憶道。

「為什麼寡頭好,因為存量經濟下好生意越來越少,大家都需要藍籌股,寡頭賺錢就越來越容易。」劉明達向記者說道。

在深圳市明達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明達資產」)的大門右側,擺放着一把木質長椅,這是明達資產董事長劉明達創業初期從二手市場淘回來的「辦公要件」。「木質長椅已經『退休』,但仍被擺在一進門就能看到的地方,這是價值投資的提醒,也是董事長對既往奮鬥歷史的尊重。」公司內部一位員工對記者如是說。

投資簡單就要放棄一些東西「讓投資做得簡單,就是要放棄一些東西。」價值投資派的集體偶像巴菲特只投自己看得懂的領域,劉明達也是如此,堅守自己的能力圈。

2007年牛市接近尾聲之時,全球經濟危機的不利消息也傳染給A股,2008年,滬指最低下跌至1664.93點。「無法接受,這些公司都挺好的,怎麼會暴跌?」劉明達感到挫敗,他不明白,價值投資的理念哪裡出錯了?

德意志銀行的數據顯示,目前全球約有15萬億美元的政府債券收益率為負,海外負利率時代悄然來臨。「海量的資產保值需求會讓股票這一品種成為債券的替代品,而中國企業的高派息必然會吸引大量全球長期資本入場。」 劉明達表示,MSCI擴容、富時指數納入等,未來外資對A股買入需求接近8000億美元,合計5萬多億元人民幣,而這些跟蹤指數買入的標的和滬深300指數的標的很接近,8000億美元相當於買入滬深300自由流通市值的50%。此外,在低利率背景下,保險公司對長期、穩健的投資品種的需求也很高。

「這種供求關係決定,未來藍籌股會越來越稀缺,藍籌的估值會難以想象的高。」劉明達談起西方房地產投資界的斷崖理論,即市中心最貴的房子和非市中心最便宜的房子之間有10倍的價差。他認為,這一理論也會在藍籌股和小市值股票上驗證,「該貴的不貴,該便宜的不便宜」,是永恆的真理。

挖掘產業、個股的真相,是劉明達在實踐中總結的投資寶典。用宏觀視野尋找投資方向,則是2008年的行情給劉明達的啟示。

劉明達表示,傻瓜投資就是堅守能力圈,專註自己看得懂的領域,重點關注寡頭藍籌股。

調研上市公司的主要業務,只是明達資產的基本功,洞察產業鏈的運轉,是劉明達在風雲迭起的市場中制勝的法寶。

今日关键词:北大考研成绩